点击获取VIP权限,可无限下载TXT,屏蔽全站广告

    傅如赏视线未移,只淡淡开口:“陛下是天子,如何处置一个犯错的臣子,是陛下的事,陛下不必问臣意见。”

    见他仍旧固执,萧润只好摆摆手,暂时将这事搁下。傅如赏这话虽是这么说,可他与自己亲如手足,明国公又功在社稷,若是他点头,萧润自然能小惩大诫地将人放出来。不过如今人在拱辰司牢中,除去没有自由,条件稍苦,其余倒也还好。

    说罢此事,便是正事,傅如赏将袖中的暗信交给萧润:“请陛下过目。”这是今日才从江南来的飞鸽传书,江南不比京城,毕竟隔得远,因此阳奉阴违之事不少。此番萧润意在整顿整个北燕朝纲,自然不能只杀上京的鸡。但江南与别处皆是天高皇帝远,萧润的手也伸不了那么长。

    萧润看罢,面色沉下来,将那暗信重重摔在地上,猛地一拍桌子道:“岂有此理!反了天了!”

    傅如赏早已经看过信中内容,料到萧润会是如此反应,只等他发泄完怒气。萧润起身踱步,气息都重了几分,冷笑道:“如今世道变了,他们还当朕是黄口小儿,柔善可欺么?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,珍之。”

    萧润看向傅如赏,萧润能做皇帝,自然有才能与势力支持,只是那些人多少也与旁的事有所牵扯,处理起来也难免束手束脚。唯有傅如赏,面上他早已与明国公割席,又不与哪派交好,同时公正无私,又颇有狠辣手段,自然是不二人选。

    萧润面色凝重,拍了拍他的肩道:“你我情分在此,你应当不会辜负朕吧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便是要他出马,去一趟江南了。

    傅如赏对此并不意外,他明白萧润的处境与考量,也没什么异议。

    “臣定不辱使命。”

    萧润叹了声,忽然又道:“此事不可打草惊蛇,你带人便装前去,朕准你便宜行事之权,若有意外,可就地斩杀。只是……”他顿了顿,起了些坏心眼,“只是你这凶神恶煞的模样,即便微服出访,也不大方便,不如,带上你夫人一起?便扮做新婚小夫妻,如何?”

    傅如赏默然片刻: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萧润撇嘴,这人,明明心里很高兴,还要一副不甘不愿的模样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你怎么伺候的?”丹阳凶狠恶煞地对那婢子训斥,“你这么扯我的头发?”

    婢子害怕不已,连忙跪下求饶:“郡主恕罪,奴婢下次小心。”

    丹阳面露厌恨之色,只挥了挥手,烦躁地让人下去。她之所以烦闷,是上回在街上被傅如赏羞辱一事传开,那日马球场上她还听见有人在讨论这事。前些日子,父王有心给她说亲事,那些人也都拒绝了,个个都说配不上她。

    什么配不上?都是借口,分明是嫌她娇纵。她父王是先帝亲兄弟,当今皇帝的亲皇叔,她是嫡亲的皇室血脉,先帝亲自封的郡主,纵然娇纵一些,又如何?

    丹阳冷笑,只好想这一切都是傅盈欢与傅如赏的错。他们却在马球场上还如此端架子做恩爱,她心中愤愤不满,凭什么呢?

    倘若那天没遇上傅盈欢,她也不会故意刁难,便不会被傅如赏羞辱……越想越生气,丹阳捏着手中的簪子,甚至在手心里割出一道血痕来。

    那点鲜红刺激到她的眼睛,丹阳心猛地一跳,心里冒出个大胆的想法来。她傅盈欢不是向来被那些书生说貌似天仙么?倘若天仙被人玷污了,那岂不是好大的热闹。到时候,她就不信,还有人会追捧她,傅如赏还能要一个残花败柳?

    丹阳轻嗤了声,配了个冷笑,起身轻飘飘地将手放进铜盆中,水淹没伤口,传来阵阵刺痛。水中映出一张扭曲的面容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盈欢得到丹阳邀约之时,疑惑皱眉,将那张请帖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,仍问宝婵:“真是丹阳郡主送来的?”
358小说大全,w网址: www.35851.net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推荐新书

夺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19358文学只为原作者陈十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十年并收藏夺欢最新章节

111

26661文学358小说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