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获取VIP权限,可无限下载TXT,屏蔽全站广告

    白婉玲是没想过自己的母亲能够说出这话的,一直以来,她都觉得自己的姆妈是最开明的,面对冷眼讥笑都能处变不惊。怎么现如今也会说出“板上钉钉”这四字?姚玉琴见女儿默不作声,心下也是难受,劝道:“当妈的知道你不好受,可是现下哪个女人不是这样过来的?你在学校学的一些新理念,姆妈也知道。女子站起来时,也能让男子震颤。但是现下起了战祸,章家人在海外有亲眷,若是真的打过来了还能送你出国避难。”姚玉琴顿了顿,脸上又出现哀色,“只可惜你舅舅已经不在了,他从小就喜欢与人打交道,也认识许多朋友。出了事也能帮衬一二。我的心肝囡囡,姆妈这辈子不求你大富大贵,只求你能够安安稳稳过日子。”
    白婉玲听完母亲这一席话,心下酸楚,但还是强装笑颜道:“女儿不会和父亲母亲分开的,我们一家人要一直在一块儿。”姚玉琴见女儿终于有笑意,也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不要说孩子话,早些去休息罢。”
    白婉玲点头应了,转身回房。可是她哪里睡得着,在床上辗转反侧。母亲的话已经如此直白,她应当同章帆成婚,不负父母期望,但是自己到底想不明白什么呢?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头绪来,她又觉口干舌燥,便起身去倒水喝。
    意料之外的,白婉玲发现父母房间里还有光亮,似乎他们也尚未就寝,一些轻微说话声从房间传出。白婉玲悄悄走近几步竖起耳朵去听。
    “囡囡怎么样了?”是父亲的声音。“我和她好好说过了,看她的样子似乎有所触动。”母亲回答道。
    白聿生道:“这几天好好看着她,只要一结婚,我就劝章大哥尽快送他们出国。”姚玉琴讶然道:“怎么这么快?”白聿生道:“枪炮不长眼,自然是越快越好。”姚玉琴幽幽叹了一口气道:“今后你对女儿也不要如此穷凶极恶的,好好说话。”白聿生笑道:“是是是,都听家主婆的。”说罢,他又打了个呵欠,“你也别想玉洪的事情,人已经走了,不要太过伤心。”姚玉琴道:“我那苦命的兄弟。”
    话至此,父母房间熄了灯,各自安睡了。白婉玲像是被劈头盖脸浇了一身冷水,动弹不得,竟然要这么快出国去,她再也见不到周芸,见不到爸妈,吃不到母亲做的菜。如果这个章帆对她不好又该如何?
    她回到房间,苦思冥想如何才能拒绝这门婚事。父亲那边的亲戚都在天南海北,多年都不曾见面。母亲那边的亲眷都已疏离,又加上舅舅近期离世,那更再无倚靠。周芸?周芸是自己的好友,这又是自己的私事,怎么能麻烦她。思来想去,这事竟然推脱不得。她暗自苦笑,倒头准备睡觉,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想起来一句话。
    “下次你若来港城,我带你逛逛。”
    白婉玲猛然坐起身,脑海里浮现出顾绍岚温柔笑着的脸。现在无路可走,只能尽力一试了,但凡能躲过这桩亲事,那都是极好的。
    至于父亲会不会认自己,以及可以预想到的雷霆之怒现在也无暇顾及了。她打定了主意,便沉沉睡去,一夜无梦。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姚玉琴特别注意她的一举一动,果然知女者莫若父。但是白婉玲对母亲惯会撒娇,她觅了个空子去找周芸,周芸不在家,原是她亲戚给她找了个会计差事,周芸便去了。
    白婉玲也是个聪明的,做了两手准备,她写了封信,见人不在就拜托周家姆妈转交,周家姆妈一口应下。白婉玲就回去偷偷收拾行李了。
    她有一个雕花樟木箱,是十岁时外公送她的生辰礼物,里面放的都是一些毛衣洋装丝巾。说是以后出嫁当嫁妆。
    白婉玲也没心思挑挑拣拣,随手拿了几件衣服就往皮箱里塞,她正收拾到一半,听见母亲叫她,倒是把她吓得一个哆嗦,连忙盖好皮箱,把它放到床底下去了。
    白婉玲走到院子里,仍是有些惊魂未定,可还是强自装作若无其事。原来是姚玉琴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推荐新书

日光将尽花含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19358文学只为原作者与信望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与信望月并收藏日光将尽花含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