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获取VIP权限,可无限下载TXT,屏蔽全站广告

    狗卷棘
    “这、这不好吧,不合适啊。”你抬手,四指指腹轻轻捂住嘴巴。
    “鲑鱼……”
    “啊,不吧。我虽然只是区区beta,但也是有拒绝的权利哦?”眼睛东张西望,就是不看他。
    “鲑鱼子!!!”
    看对方那副作势要拉开口罩的样子,你叹了口气,站起身。
    “行,好,我答应了,现在立马帮小棘子拿饭团吃,拿一卡车。”你踏出房门前,不放心地回头嘱咐他:“好好呆着喔?现在是你不方便的时候,要注意保护自己,我很快就回来啦。”
    “木鱼花!”
    “哈哈,为什么不能小棘后面加子这个尾巴啊,很可爱哦,小、棘、子~超可爱的啦。”
    房门闭合的前一秒,你看见狗卷棘那张快烧起来的脸,那是隔着口罩都能感受到的热度。
    是因为害羞吗,还是omega特殊时期的原因?你满不在乎地眯着眼,反正你不了解那种感觉啦,身为beta的你,是什么都感觉不到的啊。
    抱着满怀的金枪鱼饭团,你快速地回到狗卷棘的房间。
    这个公寓里住的都是omega,几乎每个房门边上都有猛男猛女西装保镖站着,甚至经过某些门口的时候,还能听见某些声音。
    你对那些事向来没兴趣,可能因为是普通性别的缘故?
    “我回来啦!小棘……”刚把门口关好,扭头就看见狗卷棘倒在地上。
    “——我去拿抑制剂!”
    “……别、动。”
    微弱的声音伴随的却是依旧强力的言灵,你只能僵硬地站在原地,怀中的饭团也一颗颗掉在地板上。
    “那不拿抑制剂,你要怎么做?让我去叫alpha吗?”你无奈地看向他,寻问着他的意见。
    “过来、抱我。”他的声音开始发抖,喘息声变得越来越急促。
    其实狗卷棘的言灵这时候约束力已经没刚才那么强了,因为身体时机不对吧。
    但你还是走到他身边,像抱小孩那样抱起他,他也顺势把腿紧紧圈在你的腰间。
    他的脸埋在你的颈窝里,你能感受到他的眼泪、还有他双手交叉抓着你肩膀的力道。
    ……可怜的衣服快被他抓烂了。
    既然这么难受,那为什么呢?为什么不采取更有效的办法。
    你是beta,只能感知到普通的情绪,他现在的状况,在你这里是类似“悲伤”的感觉。
    既然一开始就是一个没有特征的性别,那么你自然没经历过易感期、FQ期这种特殊时期,也就不知道omega的FQ期是什么感觉了。
    怀里抱着这么个大男生(虽然是各方面较为柔弱的omega),你也觉得站得累了,这毕竟跟抱着饭团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。
    所以你抱他走到床边坐下。
    “有好受些吗?”你由着他在你身上的任何动作,只是后颈有点痛、颈窝有点湿罢了,没什么大不了。
    “鲣鱼干……”很弱的气音。
    “……”你有点伤脑筋,“那到底要怎么……”
    “你给我。”
    啊这真是令人过于无语的发言呢狗卷棘。
    你轻敲他的头:“再次说明,我有拒绝的权利喔。我可是普通人,不会被你的信息素影响,没有趁人之危的理由哦。我的信息素基本淡得没有味道,也影响不了你吧。要跟喜欢的人才能说刚刚的话,明白了吗?”
    以为听了这番话后他会清醒一些,就能松手让你去拿抑制剂了。
    没想到他不但没松手,还把你撞倒在被褥上,他的十指不知什么时候紧扣住你的十指,逐字逐句地:“把、你、给、我。”
    在他这句话里,你感觉到除了“悲伤”之外的情感,不是类似、类比这样模糊的界限,而是连普通beta的你,都能清晰感知的、名为“爱”的浓烈感情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推荐新书

【综乙女】梦与鲜花与太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19358文学只为原作者醒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醒行并收藏【综乙女】梦与鲜花与太阳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