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获取VIP权限,可无限下载TXT,屏蔽全站广告

    “师姐。”温楚南冷不丁从白徽身后出来。
    “怎么了。”
    温楚南耷拉着脸,提醒她:“天虞那个弟子伤已经休养好。是不是该让他回去了。”
    “我先去看看。”
    白徽刚到药庐就看见沈清让正在院子里练剑,桃花灼灼,开的正盛。他清俊的身姿挥着长剑,墨色的长发随着蓝色的衣袂随风扬起,卷起了无数桃花。
    白徽想起四个字:清风朗月,君子如玉。瞧着这孩子心里莫名平静下来。她看得入神,负手站立,只是远远看着,并未打扰他。
    等他练剑完毕,她才从树上飘飘然落到地面,仰头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    沈清让头上有些细密的汗,循着声音望去,看见她盯着自己的笑颜,心脏跳的飞快。
    白徽生的很美,英气中带着三分媚,温柔中透着二分冷颜。同一般的美人不同,但也是着实是令人难忘的长相。
    他收回剑,躬身行礼,不卑不亢道:“弟子姓沈名清让。”
    “清让,”白徽细细咀嚼这两个字,忽地一笑,“听起来是个让人很欢喜的名字。”
    听到这话时,躲在暗处的温楚南眸光扫过师姐的面容,想从她沉静的面容看出些什么。
    “你想不想做我空桑弟子。我空桑虽然不比天虞的繁华辉煌,但也古朴雅致。”
    言简意赅就是穷。
    沈清让没想到她竟然说此言,面上闪过一丝惊慌,犹犹豫豫着:“这……恐怕不妥。”
    白徽被拒也没有放弃,扬眉笑道:“不如,我带你去看看我们弟子练剑修行。”
    两人先飞身来到空桑的后山的瀑布,
    这里是外门弟子。无数弟子坐在飞瀑下面承受着急湍的水流带来的冲刷。
    “这是外门弟子的修行场,,他们同内门弟子的作息时间都是一样。他们平日由我的亲传弟子半夏亲教导,她性子温和,对弟子们是一视同仁。”
    话刚落,另一边出现一声惨叫。
    澜生是在被迫从瀑布里面钻出来,浑身冻得直发抖。
    莫半夏冷眼看着他,双手抱胸,奚落道:“就你这水平还想陪我师父身边,痴心妄想。”
    “你才刁蛮无礼。凭什么让我待在水流最大的地方。
    莫半夏拿起长鞭抽向澜生旁边的水面,惊起一面水帘。
    她冷声说道:“你是宋家弟子,这是对你的特别优待,你要是承受不住,自然可以走人。”
    澜生气的浑身直发抖,但还是一头又扎进水瀑下。
    想赶他走,痴心妄想。好不容易能来到空桑,他受点苦受点难算的了什么,等他成为她师父的夫君后,看她还敢不敢欺负他。
    沈清让淡声说道:“性子的确还算温和。”
    白徽看到干咳一声,连忙解释道:“新弟子需要多多历练。”
    两人又来到练武场。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空桑内门弟子练剑之地。那是若长老和林长老。二人剑法非凡,严谨细致,教导的弟子都有所长进。”
    沈清让一眼就瞧见擂台中的女子,她生的娇小玲珑,还没有弟子高,但教导的极认真,握剑的手势都不放过。
    台前舞剑的是一名男子,身姿挺拔,肤色古铜。所有弟子都跟着他的动作练着剑式。
    她这边刚谬赞,那边两个人竟然就就打起来了。
    若耶溪刚为一位男弟子纠正动作,一道剑气就冲她过来。她飞身躲开,转脸痛骂道:“林深藏,你的剑没长眼睛吗?
    “我看明明是你的手不老实,你刚才对那个弟子做什么。”林深藏明明看见她把手摸向弟子的臀部。
    “我在教导他练剑。”
    “练剑需要摸手吗?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
    “你找死啊!”若耶奚拔出配剑准备和他打个三百回合。
    一众弟子对这着场景见怪不怪,二师兄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推荐新书

全宗门都不靠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19358文学只为原作者怪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怪怪并收藏全宗门都不靠谱最新章节